千年非遗铜胎漆器,时间打磨的奢侈品

来源:铜艺世家 2020-12-11 14:09:03

铜胎漆器:用时间打磨而成的奢侈品



从漆树上割取漆液,再裹挟着历代工艺髹涂到器物上,一滴漆的两次旅行,走了近万年。




漆器的英文叫“Japan”,很多人首先想到日本,却不知漆器的故乡是中国。因其“似乌金而非寒,明理堂皇” 而备受国人追捧,是器物之中的贵族,奢侈品中的奢侈品,非宫廷贵胄、鼎食之家不可享用。

漆器之贵,贵在“难”

采漆是一项极其专业的技术,须经验老道的漆农去操作。这不仅是因为天然生漆中的漆酚和漆酶会导致人体皮肤过敏,须小心防范。更是因为割漆需良好的体力和精湛的技巧。“百里千刀一斤漆”足见漆液来之不易。

大漆的获取非常不容易,需要熟练的割漆工人爬到树上,用利落的四刀割出V形刀口,用竹片或者蚌壳树叶插入作为收集器,等着生漆慢慢流入容器,三四小时后再上树收漆。
如果工人手艺不好多割了一刀,漆树就不配合不流漆了。每年也只有盛夏三伏天最适合割漆。
 
 漆器之贵,贵在“繁”

制作一件漆器需要十二大步骤,每一步都耗费相当的时间与精力。从定稿、拉坯、修坯的反复雕琢;到调漆时成分比例的完美调和,差之毫厘又需重头再来;克服了大漆过敏的挑战后,批灰、裱布、阴干于此反复至少花费月余时间;



接来下脱胎、打埝 掌握漆液的流动性,心神手法合一方能形成胎骨上精美绝伦的纹理;等埝完全干透,就可以髹色漆,漆需要反复涂三四十遍,每刷一遍需要彻底阴干,才能继续下一次。



髹漆往往需耗时数月,待漆干后就是最考验最考验人的步骤——打磨。漆层打磨十分精细,每一层漆薄如蝉翼,不及色泽不透,过之则全毁。因此需要匠人双手在毫厘之间反复摩挲,最终打磨的地方显现出金色的漆圈,层次分明,致密流动。最后对漆器进行手工抛光,呈现光亮照人、细腻晶莹的漆面质感。



铜胎漆器,漆器中的瑰宝

铜胎漆器始于战国兴于西汉,然因工艺过于繁复,东汉后就走向式微。成为宫廷皇室才臻藏的奢侈品。到明清已十分罕见。



“一年可能烧制百万件瓷器,而铜胎漆器只能做二三十件。”即使是比较木胎漆器,铜胎漆器的制作工艺也要更复杂,对手艺更严苛。制胎、上漆、装饰、打磨,最后用极细的珍珠粉末进行抛光,每一道工序都是以月为单位。每一次髹漆后都要从粗到细的砂纸蘸水反复打磨不下16遍,而一件铜胎漆器作品至少髹漆十几遍。




 

“千磨万彩方成器”,每件铜胎漆器作品的诞生都是一场时光与手艺的发酵,彼此较量打磨融汇合一而成,得之不易弥足珍贵;但漆艺也是最实在的技艺,在这些带有“原始”意味的重复操作中,化育出自然生动、光鲜亮丽的万般色彩,将千年不朽,隽永流传。

铜胎漆器,是用时间打磨而成的奢侈品。


 
上一篇:禅意空间陈设艺术 - 达摩造像
下一篇:返回列表
你可能还想了解
返回顶部小火箭